首頁>檢索頁>當前

      抒寫教育脫貧攻堅的偉大史詩

      ——全國教育系統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紀實

      發布時間:2021-02-26 作者:本報記者 梁丹 董魯皖龍 來源:中國教育報

      8年間,全國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現行標準下近1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2020年,困擾中華民族千百年的絕對貧困問題終于畫上了句號。全國人民在黨的領導下完成了這項對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人類都具有重要意義的偉業。

      歷史是忠實的記錄者,它默默地為這場偉大的脫貧攻堅戰書寫了精彩注腳。在這幅波瀾壯闊、舉世矚目的戰貧篇章中,“教育”二字熠熠發光。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緊緊扭住教育這個脫貧致富的根本之策,強調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全國累計改造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10.8萬所;800多萬名貧困家庭初高中畢業生接受職業教育培訓,實現“一人就業,全家脫貧”;重點高校定向招收貧困地區學生70多萬人……8年來,教育幫助無數家庭戰勝貧困、改變命運,迎來美好生活,為阻斷貧困代際傳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作出了歷史性貢獻。

      莊嚴承諾:義務教育有保障

      輟學半年后,在外打工的拉姆回來上學了。

      由于家境貧困,拉姆曾一度中斷學業。在了解拉姆家的實際困難后,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江孜縣教育局和政府扶貧專干,幫她爭取到了教育募捐資金,把家里的債務還清了,相依為命的奶奶也有人照顧了,拉姆終于可以沒有后顧之憂地重返校園。

      義務教育有保障是“兩不愁三保障”的底線目標之一,影響著脫貧攻堅的成效和全面小康的底色。

      守土要有責,守土務盡責,守土必負責。行走在控輟保學的路上,千千萬萬的教育系統干部、校長、教師們以“踏遍千山萬水、走進千家萬戶、想盡千方百計、說盡千言萬語”的精神奔忙著,為“義務教育有保障”工作上緊一道道保險閥。

      甘肅省康樂縣的“勸返小分隊”用19張火車票、9天車程和超過萬里的行程找回了失學的三姐弟;在云南,蒙自市第三小學教師李喬生、曹盛昌每周堅持送教上門,教患有腦癱和肢體二級殘疾的小童識字算數;在四川,教育宣傳讓“送子女按時入學接受并完成義務教育是父母的義務”深入貧困地區家長的心……

      不拋棄不放棄,想盡辦法、做盡考慮,在各方努力下,越來越多像拉姆、小童一樣的失學輟學兒童重拾課本。如今,隨著覆蓋全學段的學生資助政策體系建立,“決不讓一個學生因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的莊嚴承諾得到徹底踐行;教育精準脫貧將脫貧對象精準到每個人,越織越密的義務教育控輟保學網確保“不漏一人”“不少一人”。

      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全國義務教育階段輟學學生由臺賬建立之初的60多萬人降至682人,其中建檔立卡家庭輟學學生實現動態清零。

      啃下控輟保學硬骨頭,解決了多年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歷史性難題,彰顯了政府保障適齡孩子義務教育權的決心和擔當,也意味著完成了黨中央交給教育系統的政治任務,為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強教先強師。讓貧困地區孩子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補齊貧困地區教育短板的重點在投入,核心在教師。從義務教育有保障到優質義務教育有保障,需要一支素質優良、甘于奉獻、扎根鄉村的教師隊伍。

      從芳華到華發,從東到西,從物質保障到精神關懷,教育系統努力為貧困地區培養著一支支“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奉獻”的生力軍。

      承諾如金,戰鼓催征。

      發力貧困地區教師能力提升,改革實施“國培計劃”,聚焦鄉村教師特別是“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鄉村教師,中央財政近年來投入110億元,培訓近900萬人次;邊遠貧困地區、邊疆民族地區和革命老區人才支持計劃教師專項計劃選派11萬余名教師,援藏援疆萬名教師支教計劃選派1萬名教師,“銀齡講學計劃”招募近1萬名退休教師;“特崗計劃”累計招聘教師95萬名,覆蓋中西部省份1000多個縣、3萬多所農村學校。

      圍繞保障教師工資這一目標,各地落實義務教育教師工資收入不低于當地公務員平均收入水平,實現中西部22個省份725個連片特困地區縣鄉村教師生活補助政策全覆蓋,惠及8萬多所鄉村學校近127萬名鄉村教師。2019年全國有1012個非連片特困地區縣實施鄉村教師生活補助政策。

      收入提高了,規模壯大了,結構改善了,素質增強了。數以萬計的鄉村教師,默默堅守、無私奉獻,用愛為山區孩子們點燃夢想、點亮人生。

      占地950平方米的塑膠操場、藍色的乒乓球桌、彩色的小旗和滑梯……在甘肅省東鄉族自治縣布楞溝村,從高處俯視,布楞溝小學是村里最美的建筑。

      難以想象,就在幾年前,布楞溝小學只有兩間低矮的瓦房,其中一間是教室,另一間是既當會議室又當廚房和食堂的“多功能室”。

      近年來,國家加大對義務教育投入,重點向農村義務教育傾斜,持續改善當地辦學條件,自2013年以來累計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10.8萬所,無數像布楞溝小學一樣的鄉村校舊貌換了新顏。如今,全國760個貧困縣通過了縣域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發展國家實地督導檢查。2020年貧困縣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94.8%,較2015年提高了近5個百分點,與全國平均水平的差距大幅縮小。

      現在到農村去,最好的建筑是校舍,最美的風景在校園,農村學校面貌的徹底改善,城鄉教育邁向優質均衡發展,讓每個孩子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

      使命在肩:發展教育脫貧一批

      幸福生活是奮斗出來的,越奮斗越幸福。教育是最持久、有效的扶貧,扶教育之貧,更要靠教育脫貧,在發展職業教育助力脫貧攻堅上得到了最生動的體現。

      拿到錄用通知時,新疆大學2020屆畢業生小麥和全家人非常高興,每月5000元的實習工資對這個困難家庭意義重大。

      小麥來自“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莎車縣的一個農民家庭,父親年邁,母親體弱多病,全家7口人靠種地、打工為生。

      畢業季,在學校“優先向用人單位推薦”和新疆“優先錄取貧困家庭畢業生”政策的雙重幫扶下,對求職缺乏信心的小麥成功簽約莎車縣農村信用合作社。

      “過去家里收入低,現在自己一個月就能掙這么多,深刻體會到了‘一人就業、全家脫貧’的含義。”小麥動情地說。

      在距離家鄉千里之外的廣東佛山,涼山彝族少年吉則正在免費學習烹飪技術。他說:“沒有精準扶貧的話,我不會來這,不會見這么多世面。現在有夢想,把這些東西都弄懂了、學會了,然后回去自己創業。”

      作為與經濟社會聯系最為密切的教育方式,職業教育一頭連著產業,一頭連著教育,是實現“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的重要手段,也是見效快、成效顯著的扶貧方式之一。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職業教育工作會議上明確指出:“要加大對農村地區、民族地區、貧困地區職業教育支持力度,努力讓每個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

      黨的十八大以來,累計有800多萬貧困家庭學生接受中高等職業教育,其中僅通過實施職業教育東西協作行動計劃一項舉措,就招收西部地區貧困家庭學生100多萬人。如今,西部地區職業院校的教育質量和整體辦學水平明顯提升,實訓裝備水平等基礎辦學條件大幅改善,教師實踐教學水平和技術服務能力顯著增強,學生實踐操作能力進一步適應地方經濟特點和產業發展需求。

      2019年高職擴招116萬人。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資助以訓穩崗,今明兩年職業技能培訓3500萬人次以上,高職院校擴招200萬人。

      3年擴招300萬人,職業教育為貧困學子賦能助力。長技能、好就業,越來越多的學生走出大山、走出貧困,有了人生新選擇。

      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司長陳子季介紹,目前全國共有職業學校1.15萬所,在校生2857.18萬人。職業教育每年培養1000萬左右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在現代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和現代服務業等領域,一線新增從業人員70%以上來自職業院校畢業生。

      成本更低、就業通道更為直接的職業教育,敞開大門,讓一批又一批貧困學子“進得去、上得起、學得好”,既增長了知識、技能,又增添了自立自強的信心勇氣,激發了奮發向上的精氣神,為阻斷貧困代際傳遞、拔除“窮根”注入了持久的動力。

      命運與共:教育阻斷貧困代際傳遞

      “教育為公,以達天下為公。”教育公平是社會公平的基石,更是實現社會公平的重要途徑。

      2020年,清華大學通過“自強計劃”錄取寒門學子197人,通過國家專項計劃錄取新生275人。助力脫貧攻堅,清華大學聯合上海交通大學、南京大學等5校發起“春霖行動”,向國家專項計劃實施區域的高三學生提供學業提升、硬件幫扶等助學行動,2884名學生受益,最終71人成功考入清華大學,201人成功考入其他5校。

      面向農村和貧困地區定向招生、一村一名大學生、建檔立卡家庭貧困生專升本專項計劃……黨的十八大以來,在教育部綜合施策下,累計有514.05萬名建檔立卡貧困學生接受高等教育,數以百萬計的貧困家庭有了第一代大學生。

      國家專項計劃、地方專項計劃以及高校專項計劃等一套保障入學機會公平的“組合拳”打出,有力保障了入學機會公平,為農村和貧困地區學生打通了一條社會縱向流動的通道。

      2020年,一段涼山州昭覺縣灑拉地坡鄉姐把哪打村小男孩小飛在廣場上歡快唱兒歌的視頻引起關注。值得注意的是,小飛說的是普通話。這是涼山州實施“學前學會普通話”行動的一個注腳。

      組織開展一線教師國家通用語言文字運用能力培訓,以結對幫扶、小組輔導、互動練習的方式,對口52個未摘帽貧困縣開展教師普通話提升在線示范培訓;組織高校開展“推普助力脫貧攻堅”大學生社會實踐活動,對青壯年農牧民、基層干部、學前幼兒開展推普宣傳和培訓……

      語言,是打開貧困群體與外界交流連通的窗戶,也是影響脫貧的根本性問題。在脫貧攻堅的偉大實踐中,“扶貧先通語”的普通話推廣行動讓語言不再成為阻礙脫貧的“絆腳石”。

      “由于地廣人稀、地域偏遠,很多青壯年農牧民國家通用語言的水平不高,他們很難走出這個地區去就業。在這種情況下,推廣普通話教育,更便于他們走出大山、走出邊遠的地方、走出農牧區。”教育部相關負責人表示。

      數據顯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普及攻堅工程深入實施以來,累計開展350余萬人次農村教師、青壯年農牧民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培訓。“學前學會普通話”行動在涼山州率先啟動實施、覆蓋29萬名學前兒童的基礎上,目前已擴大到中西部9個省份。與社會力量聯合開發的“語言扶貧”APP累計用戶88.4萬人。

      如今,“扶貧先扶智、扶智先通語”的理念深入人心,貧困群眾普通話交流交往、脫貧致富的意愿和能力明顯增強,貧困地區孩子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推普助力脫貧攻堅的能力顯著提升。

      咬定青山:對口幫扶有特色

      2012年,北京交通大學開始定點幫扶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科左后旗。7年后,科左后旗在通遼市4個國貧旗中率先實現脫貧摘帽,“生態產業扶貧案例”“黃牛產業精準扶貧案例”入選聯合國糧農組織全球最佳減貧案例。

      8年來,教育部75所直屬高校盡銳出戰,全面投入脫貧攻堅戰,將師資、人才、科技等優勢不斷轉化為地方發展的動能。發揮專業學科優勢,高校“蹚”出了一條條特色鮮明、成效顯著的扶貧之路,點亮了千村萬鄉的致富希望。

      貴州省麻江縣高枧村村民趙祥榕和妻子外出務工數十年,當過司機、做過廚師、賣過水果……幾年前,南京農業大學水稻栽培團隊為麻江帶去了自主培育的“寧粳8號”,富含鋅硒的麻江土壤,又讓這一優質粳稻搖身變為“鋅硒米”。趙祥榕毅然決定回家,跟著教授們從事這份科學種田的事業。

      科技扶貧有力量。吉林大學累計引入扶貧資金1500萬元,幫助當地改良鹽堿耕地1300畝,累計帶動1000余戶貧困戶脫貧致富;北京郵電大學助力長順縣成為貴州省首個啟動5G建設的縣市,推動建設“智慧長順”項目;中國藥科大學成立“秦巴中藥材研究中心”等,累計投入科研專項資金750萬元,開展課題研究40余項,成功助推陜西鎮坪縣黃連通過國家地理標志農產品認證……

      “中南大學扶貧工作隊看我家沒有什么勞動力,去年發動我養蜜蜂,然后賣給大學,2020年我一共賣了2萬多塊錢。我現在養了30多箱土蜂,一定把蜂養好,靠自己的雙手致富。”近日,在湖南省江華瑤族自治縣大圩鎮長山村,村民潘華平笑著說。

      老百姓有句話說得好,“產業找得準,增收路子穩”。在脫貧攻堅路上,發展產業是實現脫貧的根本之策。云南省景東縣的“無量菇嫂”“紫金普洱”、陜西省鎮坪縣的中藥康養、湖南省江華縣的江華苦茶、甘肅省定西市的青貯飼草……這些蓬勃發展的地方產業品牌背后,銘刻著高校的身影。

      產業發展起來了,下游的消費鏈也得打造起來。為愛下單,助農帶貨,教育系統廣泛動員各類力量,購買和幫助銷售貧困地區農產品20.08億元,千方百計為扶貧產品“出山”“進城”鋪路架橋,讓消費扶貧行穩致遠。

      圍繞教育扶貧,清華大學依托遠程教育領域技術優勢,在全國1100多個縣建立清華大學教育扶貧遠程教學站;強化智力扶貧,北京大學設立公共管理碩士(貧困治理方向),為脫貧攻堅戰一線優秀人才提供多學科交叉融合的高水準教育平臺;突出健康扶貧,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累計篩查包括甘洛縣在內的西部貧困地區兒童2.5萬余名,募集救助資金3000余萬元,免費救治先心病兒童1200余名。

      近年來,高校為貧困地區累計投入和引進幫扶資金25.08億元,培訓基層干部和技術人員46.32萬名。培訓貧困地區教師9.64萬人次,招收幫扶縣學生5780人,幫助制定規劃類項目1352項,落地實施科研項目1949項,幫助引入企業663個,引入企業實際投資額151.6億元。

      廣大高校科技工作者,爬最高的山,走最險的路,去最偏遠的村寨,住最窮的人家,哪里有需要,就戰斗在哪里,真正兌現了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寫在農民田地里的誓言,交出了一份心有大我、至誠報國的時代答卷。各地高校肩負著國家和人民的重托,在脫貧攻堅戰中義不容辭、迎難而上、攻堅克難,詮釋了什么叫作人民的大學、社會主義的大學。

          家國情懷:脫貧路上磨煉意志

      去年年底,在第六屆中國國際“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青年紅色筑夢之旅”賽道競演現場,穿著黑色窄袖且鑲有花邊的彝族開襟上衣,貴州大學“博士村長”團隊的路演人高磊一出場,便吸引了評委的目光。

      提起自己身上的這件民族服飾,高磊動情地說:“這衣服是在烏蒙山區下鄉扶貧時,當地一位阿公送給我的,一般情況下,這種衣服只會給自己的兒子。”

      扶貧之于投身其中的教育人意味著什么?

      一位掛職干部如此說道:“這是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是一次豐富人生閱歷的體驗,是一場提高素質的錘煉,是一場堅守初心的洗禮。”

      在脫貧攻堅這場偉大的實踐中,教育系統廣大干部師生全身全心全情投入,不僅結出了累累碩果、與貧困地區結下了深厚情誼,更將脫貧攻堅主戰場轉化成立德樹人的大課堂,接受了一場生動的國情教育。

      “坦誠地說,我并不是出于情懷主動去宕昌扶貧,而是在宕昌的2年掛職扶貧讓我有了這份情懷。”2016年10月,天津大學教師吳金克來到千里之外的甘肅省隴南市宕昌縣,成了一名扶貧干部。

      扶貧路上,吳金克走過了全縣百余個行政村,辦起了干部培訓班,為當地對接起了遠程醫療資源,幫助當地打造了農特產品牌。但回望過去的扶貧工作,他說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是通過教育扶貧“為宕昌的孩子種下了一顆顆希望的種子”。

      這個自稱“不是出于情懷”的扶貧干部,在躬身走上減貧戰貧的路后,動情地說:“我們扶貧干部要成為扶貧路上的一座橋,連接未來和希望,傳遞溫暖與關愛。”

      1300畝紅心獼猴桃、120余畝楊梅、800余畝刺梨、2000余畝茶葉、40畝云茸、2個中型養豬場,貴州省六枝特區聯合村的產業發展得興旺蓬勃。駐村期限還剩不到一年,該村第一書記、來自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徐晶芝打算申請延期,把鄉親們“扶上馬再送一程”。

      改天換地興偉業,憶往昔崢嶸歲月稠。在這場人類最大規模的減貧實踐中,教育人始終在場!沒有他們的無私奉獻與犧牲,就沒有脫貧攻堅的偉大勝利。他們用自強不息、奮斗不止的精神,留下了可待追憶的深情和可歌可泣的故事,鑄就了偉大的脫貧攻堅精神。

      立足這一思政大課堂,教育部組織“小我融入大我,青春獻給祖國”主題社會實踐活動,每年200余萬名大學生深入到貧困地區,了解國情民情,錘煉思想意志;“青年紅色筑夢之旅”活動帶動318萬名高校師生深入貧困地區,開展創新創業項目37.8萬個,為脫貧事業貢獻了源源不斷的青春力量。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向貧困宣戰,使現行標準下近1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在這場消除絕對貧困的戰斗中,教育系統干部師生將激昂的青春夢融入偉大的中國夢,扎根中國大地堅定理想信念,在創新創業中增長了智慧才干,在艱苦奮斗中錘煉了意志品質。

      如今,這場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力度最強的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偉大勝利。教育脫貧攻堅獲得了全面勝利、取得了偉大成就、形成了寶貴經驗。但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從根本上消除貧困,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依然任重道遠,思想上和行動上絕不能有任何松懈。

      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已經開啟!征途漫漫,任務重大、使命艱巨,惟有奮斗。勁頭不松,力度不減,擔當有為,開拓創新,加快補齊教育短板,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建成教育強國,向著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奮勇前進,教育系統必將再接再厲,不辱使命,再立新功。

      (文中學生均為化名)

      《中國教育報》2021年02月26日第1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cc-ce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