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深圳方案”透視職教發展中國道路

      發布時間:2021-02-25 作者:陳偉 來源:中國教育報

          綜觀近20年間中國職業教育的發展策略,從一般意義的“改革與發展”,逐漸升級為“大力發展”“加快發展”,最終升級為“高端發展”;在發展動力上,從被動、零散的問題應對、應急驅動,轉換為主動、自覺的目標引領、創新驅動。

      《教育部、廣東省人民政府關于推進深圳職業教育高端發展、爭創世界一流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實施意見》)近日頒布。這是職業教育發展的“深圳方案”,是教育部、廣東省和深圳市旨在探索創新職業教育高端發展模式的基本共識,集聚了深圳近40年職業教育發展的智慧,凸顯了中央持續發展職業教育政策的連續性和科學性,彰顯了深圳職業教育的創新發展特色,有助于繼續推進深圳的改革創新,為國內其他城市職業教育發展提供先行示范。從“深圳方案”中,可前瞻職業教育發展的中國道路。

      升級發展策略

          凸顯職業教育高端發展內涵

      進入21世紀之后,中國職業教育政策通過不斷升級發展策略,持續提高目標定位。

      2002年《國務院關于大力推進職業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決定》確立了“改革與發展”的策略,意在解決職業教育發展的一些頑疾:一些地方對發展職業教育的重要性缺乏足夠認識;投入不足,基礎薄弱,辦學條件較差;管理體制、辦學體制、教育教學質量不適應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的需要;就業準入制度沒有得到有效執行,地區之間、城鄉之間發展不平衡等。

      2005年《國務院關于大力發展職業教育的決定》確立了“大力發展”的策略,旨在針對我國教育事業的薄弱環節——職業教育,繼續探索解決以下難題:發展不平衡、投入不足、辦學條件比較差、辦學機制和人才培養的規模結構質量還不能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政策核心特征是通過發展克服難題、在發展中解決問題。

      2014年《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把“加快發展”職業教育作為重大戰略部署和發展策略,以便為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創造更大人才紅利、加快轉方式調結構促升級,提供強有力的服務。

      2021年初,《實施意見》確立了深圳職業教育“高端發展”的政策實踐策略,并歸納、凸顯了堅定社會主義辦學方向、培養“高精尖缺”的技術技能人才、構建智慧引領的職業教育生態、有效推進產教融合校城融合、合理推進區域合作、主動參與職業教育全球治理等具體內涵。

      綜觀近20年間中國職業教育的發展策略,從一般意義的“改革與發展”,逐漸升級為“大力發展”“加快發展”,最終升級為“高端發展”;在發展動力上,從被動、零散的問題應對、應急驅動,轉換為主動、自覺的目標引領、創新驅動。

      堅持返本開新

          彰顯爭創世界一流三大規律

      如何促進職業教育高端發展?中國已經探索了調整普職關系,促使職業教育贏得與普通教育、學術教育同等地位的發展道路。為此,許多聲音要求拋棄職業教育低于、次于、輕于普通教育、學術教育的“層次論”,轉而堅持普職之間體系不同、有類型之分而無層次之別的“類型論”。目前仍未結束的職業教育“層次論”“類型論”之爭,糾纏了傳統與現實、理論與實踐、理性與情感等多種維度的復雜觀念,夾雜了以結構優化為目標的社會本位與以人為本的個體自由之間的兩難選擇、雙趨沖突,且在社會政策的整體設計、學術精英的學理探究、平民百姓的倫常日用等多種場域中各有其支持者。

      面對如此復雜的局面,《實施意見》暫時懸置、超越爭論,以職業教育高端發展為基礎、以爭創世界一流為目標,堅持返本開新的原則,探討職業教育發展的客觀規律,在發展中消解思想困惑并彌合不同群體之間的觀念紛爭。具體而言,《實施意見》隱含了當前中國職業教育發展的三大規律。

      一是職業教育的內、外部關系規律。對于職業教育發展的內部關系規律,《實施意見》強調,要建設一流職業學校、一流專業群、一流師資隊伍,并加快課程數字化改造、深化教與學方式變革。對于職業教育發展的外部關系規律,《實施意見》強調創新產教融合體制機制、建設產教融合重大平臺、實施產教融合重大項目;以產教融合為中介,最終實現職業教育與深圳的校城融合。

      二是職業教育的跨界規律。職業教育不能關門辦學,而應充分跨界,跨越學校與社會、學習與就業、教育界與產業界之間的界限,特別要跨越職業教育系統與作為“政府管理—產業組織—市民生活”復合體的現代城市之間的界限,實現職業教育與城市之間的互惠共生、創業共演。改革開放以來職業教育與深圳之間的良性互動關系,恰是這種跨界協同關系的典型樣本。

      三是職業教育國內國際雙循環發展規律。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是中國目前的經濟發展戰略,也是當前中國職業教育的發展特征。在國內大循環中,要加強城市群、都市圈范圍內的職業教育合作建設,要促進粵港澳大灣區職教聯動發展,完善互通共享機制、推動區域要素流動、共建特色職教園區。在國際循環中,既要搭建職業教育國際高端平臺,也要推動中國職業教育標準國際化,加快職業教育資源海外布局,助力“一帶一路”倡議,實現職業教育與世界經濟發展、國際社會建設之間的互惠循環。

      扎根中國大地

          探索職業教育多維創新

      中國在從教育救國到教育強國的百年變革中,一方面按照西方的學術規則建成了學術型的大學;另一方面則扎根中國大地,基于中國的產業發展需求和職業結構要求,逐漸構建起不同于西方國家、富有中國特色、由“中等職業教育—高等職業教育(包括專科層次和本科層次職業教育、研究生層次的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構成的職業教育體系。以此為基礎,《實施意見》及其“深圳方案”展示出了許多實踐創新點。

      思想政治引領方面的創新點。堅持黨的引領和保障作用,強力推進黨的組織和黨的工作在各級各類職業學校、職業培訓機構全覆蓋,鼓勵校企黨建共建共享。基于深圳故事開展國情教育,用好改革開放生動實踐的“活教材”,實施“追夢,從深圳開始”教育浸潤工程,增強學生對祖國的認同感、歸屬感和自豪感。

      辦學模式方面的創新點。教育部、廣東省支持深圳職業技術學院、深圳信息職業技術學院開設部分本科專業,支持深圳技術大學招收職業學校畢業生、開展職業技術師范教育,創建中國特色世界一流職業學校。

      辦學機制方面的創新點。彰顯中國的大國體制優勢和“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機制特色,全力推進職業教育發展的平臺建設,建設產教融合大平臺、生產實訓中心,建設區域合作發展平臺,建設職業教育全球治理平臺,既促進國際職業教育資源的本土化改造與消化,也支持制定、推廣職業教育專業國際認證“深圳協議”,以推動我國職業教育標準“走出去”。

      發展保障方面的創新點。在政府管理保障方面,落實“金融+財政+土地+信用”組合式激勵政策,到2022年累計投入100億元支持職業教育發展,同時出臺《深圳經濟特區職業教育條例》。實施“大國工匠”精英引領計劃,鼓勵高校招收技能大賽優秀選手和絕技絕藝技術技能人才;清理調整對技術技能人才的歧視政策,建立符合技術技能人才特點的職稱評審與職級晉升制度等。將符合條件的技術技能人才納入公租房、人才住房和安居型商品房保障范圍。設立“深圳工匠節”“職業教育深圳獎”,為職業教育發展提供動力和交流平臺。

      (作者系惠州學院特聘教授,華南師范大學職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導師)

      《中國教育報》2021年02月25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cc-ce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