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將論文寫在鄉村振興的大地上

      ——基于科技特派員制度的專業學位人才培養實踐

      發布時間:2020-04-20 作者:沈希 童再康 楊競紅 來源:中國教育報

      這場疫情阻擊戰再次提示我們,社會更需要腳踏實地的科學研究和人才培養,將論文寫在大地上已成為共同的呼聲。農村科技特派員制度面向“三農”實際,是我國解決鄉村振興戰略中人才和科技瓶頸的一項重大戰略決策,凝結著習近平總書記對破解“三農”和鄉村振興工作中人才制約問題的深邃思考,蘊含著深刻的育人價值。

          科技特派員制度深刻的育人價值

      主客體統一性、發展性和政治性是教育價值的本質屬性。科技特派員制度和人才供給、人的教育緊密聯系在一起,內含教育價值的本質屬性,有著深刻的育人屬性。將科技特派員制度引入人才培養活動中,這些屬性就體現出深刻的育人價值。科技特派員制度具有客觀的主客體統一關系,以科技特派員為主體、改造對象為客體的主客體關系,在科技特派員制度實施過程中同向同行,互相促進,科技特派員在改造“三農”客體的同時改造自身。

      “生產勞動同智育和體育的結合是培養全面發展的人的唯一方法”,科技特派員學習研究和生產實踐緊密結合,實現人的全面發展,為如何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提供了育人范式。培植“三農”情懷是科技特派員制度教育價值政治性的重要體現,通過科技特派員制度,不僅培養青年一代改造社會、改造自我的實踐能力,更是立德樹人,錘煉品質,培養青年一代崗位感情、勞動意識、崇尚勞動價值觀的重要育人載體。

          工作過程轉化為培養課程體系

      鄉村振興需要一支愛農知農的高素質人才隊伍,在國家人才培養布局中,農林類專業學位人才是我國鄉村振興的主力軍。將科技特派員制度的育人價值和專業學位培養結合,解決人才培養中的三個關鍵環節,培養達標的專業學位人才。

      面向情景是科技特派員行動領域的核心。發揮科技特派員制度蘊含的育人價值,必須厘清科技特派員的工作過程,抓住科技特派員的行為核心。科技特派員作為高校專業人才同時又常年在田間地頭,主要任務是瞄準“三農”發展存在的實際問題和需求,將這些問題和需求帶回學校、實驗室,組成使用方、研究方聯合團隊,利用前期的成果積累,開展多學科綜合研究,形成解決方案、相關技術和項目產品,再回到“三農”現場,和農民一起將方案、技術和產品生根落地,直到問題解決。問題是事“情”,現實“三農”是場“景”,以情景為核心,有序連接和應用多學科相關知識,反復實踐,最終解決“三農”實際問題的科技特派員工作過程,對重構課程體系意義重大。

      構建應用型知識結構的課程體系。課程體系是培養預定目標人才的首要關鍵,沒有科學的專碩課程體系就很難培養出合格的專碩人才。課程體系應回答兩個主要問題,一是課程內容的入選原則,二是課程的次序排列。專碩培養面向應用知識的具備和知識的應用,必須構建應用型知識結構的課程體系。科技特派員工作的知識應用性思維和育人屬性給了重構農林類專碩課程體系很好的啟發。在發展、能力和素養三個維度下,由最下層的課程體系支撐著中間場“景”層(“三農”領域),并解決最上層的事“情”層(實際問題)。由此可基于最上層的事“情”,反向推演和構建出某一專業領域專碩培養的課程體系。即打破學科壁壘,以應用需要為原則選擇課程內容,圍繞實際問題解決,指向“三農”領域,并考量投射發展、能力和素養三個維度的成分,建立起知識的應用連接結構。

      開發知識應用型的課程。課程體系確定了課程的定位、主題、目標,但課程的完整內容、教學設計、反饋評價等課程開發同為關鍵。以儲存知識為主的輸入型、應試型課程及其教學活動不符合專碩培養目標。課程必須在知識應用過程中展開教與學,完成知識的應用。知識應用型的課程開發應在課程的排序定位下,選擇相關“三農”領域場景,主題、目標和測量評價在“三農”場景關照下形成具體課程內容,在應用的理念下完成教學設計,發展遷移、實際能力和崗位素養作為輸出,通過測量評價環節反饋回開發起點,經過若干次迭代修改,最終成為較完善的課程。

          制度實踐性轉變人才培養方式

      實踐性是科技特派員制度的內在質性,以科技特派員制度的實踐性促進專碩人才培養方式轉變,是實踐教育、勞動教育真正發揮作用的有效途徑。

      真問題需要真實踐。專碩培養過程的相關選題應來源于應用課題或現實問題,但高校在實際培養中往往沒有形成應用課題和現實真問題的產生機制。實踐性是科技特派員制度的內在質性,基于科技特派員制度的專碩培養模式,學生和導師一起扎根農業農村,深刻認識和了解“三農”實際,在鄉村振興、美麗鄉村、脫貧攻堅廣闊舞臺中開展科研、管理、生產等實踐活動,深入實際的“三農”真實踐產生了大量真問題真課題,學生、導師在研究和解決真問題真課題中得到培養、成長。

      實踐需要貫穿始終。高校一般將實踐作為課程體系的一個環節,要求學生完成一段時間的專業實踐,專業實踐對專碩培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這種先掌握知識后驗證、應用和實踐的理想化思維使得目前單一的集中式專業實踐在實際運行中效果一般,對專碩的崗位素養養成、真問題發現、課程融合等幫助不大。身臨其境,情境教學,不斷重復,知識與問題實時融合,認識和體會即時交互,養成教育才能得以完成。

      實踐需要制度創新。一以貫之的實踐融合教育需要制度保障,如建立校內外雙導師制、多種形式的實踐基地、人才培養的供需互動機制等制度,這其中最為重要的是考核評價制度。考核評價的具體要素既為目標吸引力更是實施驅動力,如果考核評價的內涵設計存在較大偏頗,則師生在時間、精力固定的情況下會出現選擇偏差。應從學生、導師、學科三個維度設計考核評價。學生面向過程評價和結果考核相結合,并以過程評價為主;導師主要考核帶領學生解決“三農”實際問題情況,并以學生和基地、用人單位評價為主;學科考核畢業生就業去向和變化率,并以“三農”領域為主。最終評價主體從學校轉向用人單位,用人單位的反饋評價在學校資源分配、教師評價中起重要作用。

      (作者沈希系浙江師范大學黨委副書記;浙江省教改項目20180177:基于科技特派員制度的專業學位培養模式實踐)

      《中國教育報》2020年04月20日第6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cc-ce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