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精益思想對完善高校精準資助體系的啟示

      發布時間:2020-04-20 作者:屈娜 來源:《北京教育》雜志

      摘 要:隨著國家精準扶貧力度的加大,高校學生精準資助體系已初步建立。精益思想在避免浪費、持續性改進以及系統性建設等方面對于完善精準資助體系有借鑒意義,在進行精準資助育人體系價值出發點的再認知、持續改善精準資助全過程、加強資助育人活動的效果評估、構建精益型的資助工作隊伍等方面有重要啟示。

      關鍵詞:精益思想;精準資助體系;高校

      教育扶貧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本性手段和重要方式,為打贏脫貧攻堅戰奠定了堅實基礎。2018年,全國資助普通高校學生4,387.89萬人次,資助金額1,150.30億元,比上年增加99.56億元,增幅9.48%。[1]隨著資助規模的加大,資助事務的增多,資助效益要求的提高,如何完善高校學生精準資助體系是新時代提出的新任務。高校學生資助體系涵蓋精準資助過程及資助育人建設,包含保障型資助體系和發展型資助體系。精益思想以其避免浪費、提高滿意度、不斷改進、精益求精等為主要價值取向,這為高校學生精準資助體系的完善提供了新的借鑒和思考。

      精益思想對于完善精準資助體系建設的適切性

      1.精益思想的內涵

      精益化管理源于精益生產,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詹姆斯 P .沃麥克等歐美管理學者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通過“國際汽車計劃(IMVP)”對全世界17個國家90多個汽車制造廠的調查和對比分析后,以日本豐田汽車公司的生產組織方式為基礎提出的一套生產理論。精益化管理思想是始于對日本豐田精益生產方式的總結與提升。所謂精益,是指通過持續性學習與不斷創新,減少浪費,以最小的生產成本換來最大的收益。近年來,精益思想日益受到重視,不論在產品生產還是在服務領域得以推廣,甚至上升為一種戰略思維。

      2.精益思想對于完善精準資助體系的適切性

      第一,精益思想與浪費針鋒相對。精益思想提供了以越來越少的投入獲取越來越多的方法,同時也越來越接近客戶,提供他們確實需要的東西。[2] 2018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調整優化結構提高教育經費使用效益的意見》,要求突出提高績效這個核心,在健全制度、精準資助、資助育人、經費監管、隊伍建設等方面狠下功夫,充分發揮學生資助資金使用效益,促進學生資助工作水平全面提升,這與精益思想對“價值”的評價指向高度一致。

      第二,精益思想要求持續學習。“動態學習能力”賦予精益企業真正的競爭優勢,它有兩個支柱,即持續改善和誠實的自我反思。[3]精準認定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群體是進行精準資助的前提,從2007年到2019年,根據社會發展、信息技術等的變化,對于如何進行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問題也隨之發生變化,從最初的《高等學校學生及家庭情況調查表》中要求學生家庭所在地鄉、鎮或街道民政部門加蓋公章,到2018年到家庭所在地的鄉鎮(街道)民政部門,村(居)委會、原就讀高中任何一單位核實、蓋章,再到2019年在表格中取消蓋章環節,僅需個人承諾,則體現著對于精準資助工作的持續改善和不斷反思。

      第三,精益思想的核心是系統思維。系統思維就是通盤考慮,精益不是制造或者服務而是將兩者整合的系統。[4] 精準資助系統不是孤立的,而是與資助主體、資助客體、資助環境、資助政策等緊密相連的。有學者認為目前資助政策的實施能夠滿足大多數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基本就學需求,但是從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教育本體立場來說,教育資助應更加重視學生就學的系統性和延續性,精準長效發揮資助政策的扶貧脫貧功能。[5]因此,在精準資助的完善過程中,應更加關注精準資助系統性建設。

      完善高校學生精準資助體系建設的意義

      在精益思想的指導下不斷完善學生精準資助體系建設,有利于國家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有利于提升教育的滿意度與公平性,為國家儲備豐富的人才資源;有利于助力教育人才培養,為教育質量提升及學生全面發展提供堅實保障。

      第一,宏觀層面: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保障貧困地區辦學經費,健全家庭困難學生資助體系。建設完善的精準資助體系,阻斷貧困代際傳遞,從根本上消滅“底層上升通道受阻,一代窮世代窮”的現象,這對于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有著重要的意義。

      第二,中觀層面:建立精準資助體系是加強高校思政建設的重要手段。《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質量提升工程實施綱要》要求全面推進資助育人,加強資助工作頂層設計,建立資助管理規范,完善勤工助學管理辦法,構建資助對象、資助標準、資金分配、資金發放協調聯動的精準資助工作體系。資助育人體系作為其中的十大育人體系之一,對于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和接班人,具有重要意義。

      第三,微觀層面:教育的目的在于培養自由全面發展的人,在于把每個人培養成為他獨特的自己,更高大的自己。[6] 高校“00后”群體獨特的思想觀念、價值判斷、行為方式要求精準資助育人體系,必須從滿足學生基本需求轉變為助力學生成長發展,從“大水漫灌”的粗放型資助方式轉變為“細流滴灌”的精準型資助方式。

      精益思想對于完善精準資助體系的啟示

      第一,精準資助育人體系價值出發點的再認知。精益思想的關鍵出發點是價值,而價值只能由最終客戶來確定。精準資助體系的價值出發點就是堅持以育人為本,以學生成長和發展為本,這就要求在資助過程中對學生進行精準資助,確保學生資助效果的發揮。當前,對資助資金的管理多集中在評定、發放等領域,但對資金使用的效益問題缺乏科學性監督,因此可加強對于資助資金使用效益的評估及對學生資助資金使用的引導,以減少浪費,發揮資助效益。

      教育以育人為本,資助工作的開展要堅持以促進學生的發展為本。這不僅要關注學生當前的就學困難,而且還要關注長遠發展,促進學生全面素質和能力的提升;要以學生為主體,尊重學生身心發展規律,培養學生自立自強,充分調動學生的主動性;要尊重個性和承認差別,針對不同情況為學生提供相適應的資助方案;應堅持人人接受教育機會的公平性,讓所有學生都享有優質的教育。[7]在育人過程中需要學校各部門產生流動形成合力,如院系輔導員和班主任等院系教師在關注經濟資助的同時,給予學生更多的精神鼓勵,幫助學生克服自卑、焦慮等不良情緒;學校學生資助中心堅持學生需求為導向,為學生成長和能力提升搭建平臺創設環境;學校基金會、校友會等發揮主觀能動性,為學生資助爭取更多的經濟保障和社會資源。

      第二,持續改善精準資助全過程。精益的精髓在于持續性的改善。精準資助體系建設的過程也應該是一個不斷改進和完善的過程。精準資助,就是要做到資助對象精準、資助標準精準、資金發放精準。[8]如何進行資助對象的精準識別,當前尚未有辦法對學生的家庭收入、負擔等情況進行詳細客觀的獲取,在認定過程中存在一定的主觀性和差異性,有學者建議在現有高校經驗的基礎上,研究建立具有示范性的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和需求識別的“量化測評模型”,根據相關影響因子數據統計分析初步判定學生家庭經濟和發展需求的基本狀況,再結合評議、復核、深度輔導等環節來精準識別學生困難程度和發展需求。[9]筆者贊同此觀點,目前福建省學生資助管理中心、清華大學等已探索建立認定模型,但對于此模型的適用性可在執行—檢查—調整的過程中進行不斷的改進和完善,同時對于學生的家庭經濟狀況進行動態審核和調整,確保有困難的學生得到及時資助。

      而對于資助標準的精準和資金發放精準也需要根據當地生活水平、學生在校期間的實際需求等不斷的調整,尤其要每月進行全國學生資助系統與民政部、扶貧辦、殘聯等部門的數據核查,做到動態更新,及時發放,確保應助盡助不多助。

      第三,加強資助育人活動的效果評估。狩野模型作為精益思想的有力工具之一,包括基本因素、績效因素以及魅力因素三方面,活動對象滿意度與其實施程度或者實施水平有關。活動對象滿意的程度從“厭惡”,經“中性”,到“愉悅”。基本因素就是其希望產品呈現出來的品質,如果這些品質不存在,就會不滿意或者厭惡。績效因素在極端的供應不足時會導致厭惡,充分提供的結果就是愉悅。魅力因素或者說激勵因素是活動對象并未預期到的品質特征,如果提供了,活動對象的愉悅感就會顯著增加。[10]

      而在精準資助體系構建中,很多學校開展經濟資助、學業資助、就業資助、心理資助、精神資助等多位一體的資助育人活動。例如: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全國高校教學質量與學生發展監測項目課題組所發布的2018年《全國本科大一學生調查報告》中,新生對大學教學質量的總體滿意度為4.89分(6分制)。新生對院系提供的圖書館資源(4.75分)、社團活動和文體活動(4.76分)、心理健康教育和咨詢服務(4.72分)的滿意度評分較高;與之相對,學生對學業輔導服務(4.58分)、專業轉換制度(4.51分)、 自主科研支持(4.44分)的滿意度評分較低。雖然課題組沒有區分學生是否為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但可以看出學生對不同活動的滿意度不同,而這些活動中哪些需要是基本要素、績效要素或者魅力要素并未作區別。因此,在未來資助活動開展過程中,可對各種類型的資助育人活動進行區分,以便了解學生真正需求,不斷提升學生對于資助育人活動的滿意度和獲得感。

      第四,構建精益型的資助工作隊伍。全員生產維護TPM(Total Productive Maintenance)和全面質量管理TQM(Total Quality Management)作為精益思想的重要內容,要求每個人都參與其中,形成特定職責,并非僅僅依靠專家。[11]同時,精益思想認為可持續性是維持變革的必要條件,但創新和變革是精益管理思想的題中之意。

      基于此,在完善精準資助體系過程中,可借鑒上述觀點,構建一支學習型、創新性、精益性的資助工作隊伍。當前,很多高校學生資助工作教師師生比遠低于有關文件要求,存在忽視資助工作隊伍建設的現象。資助工作隊伍是開展精準資助工作的人員保障,這就要求高校確保資助工作教師按照要求進行配置,同時要求資助工作者及時學習最新政策要求,增強資助工作的理論知識與專業素養,始終充滿對于困難學子的關愛之情,創新性地開展各類資助活動。隨著發展型資助工作的深入推進,針對學生身心特點和個性化需求,秉持精益的原則,識別并積極滿足不同類型困難學子的合理需求。此外,還應充分重視對于資助工作者的激勵與考核機制,引導他們在行為上和態度上保持一致,樂于接受變革,積極參與資助工作的精益化發展。(作者:屈娜,單位: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黨委學生工作部)

      本文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2019年黨建思政(德育)專項研究“翔宇 勵志”資助育人輔導員工作室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1]2018年中國學生資助發展報告[EB/OL].(2019-07-10)[2019-01-10].http://www.xszz.cee.edu.cn/index.php/shows/70/3716.html.

      [2]詹姆斯P.沃麥克,丹尼爾 T.瓊斯.精益思想(白金版)[M].沈希瑾,張文杰,李京生,譯.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2015:2.

      [3][4][10][11]約翰·比切諾,馬蒂亞斯·霍爾韋格.精益工具箱(原書第4版)[M].王其榮,譯.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2016:16,13-14,75,104.

      [5]劉航,柳海民.教育精準扶貧:時代循跡、對象確認與主要對策[J].中國教育學刊,2018(4):29-35.

      [6]張楚廷.教育哲學[M].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2006:134.

      [7][9]姜沛民.育人為本 需求導向 提升高校學生資助工作實效[J].中國高等教育,2016(9):14-17.

      [8]陳寶生.進一步加強學生資助工作[N].人民日報,2018-03-01(13).

      《北京教育》雜志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cc-ce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